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中俄资讯  >  文化
俄罗斯远东小岛上演现代版“鲁滨逊漂流记”
作者:   时间:2018-09-11  来源: 透视俄罗斯    频道主编: Чжи Вэй
  

  没有电视,没有电脑,也没有互联网,甚至也没有智能手机——很少有人能想象在今天的世界上没有这些物品会怎样。然而,对于科罗尔家族来说,现代文明的这些常见物品并不重要。 20多年以来,电气工程师鲍里斯、科学家妮娜和他们40岁的儿子尼古拉在符拉迪沃斯托克附近的叶莲娜岛上过着避世隐居的生活。是什么促使他们逃离文明,他们为什么不打算回来呢?我们采访了曾在2016年和2017年两次拜访过这个家庭的圣彼得堡记者和摄影师伊万·切斯诺科夫(Ivan Chesnokov)。

  作为苏联战略据点的一处由情报官员组成的无线电工程部门遗址所在地,叶莲娜岛直至20世纪80年代末才对外开放。当时,尼古拉只有六岁,而鲍里斯则随同一支海洋考古探险队离开了。在等待丈夫归来的同时,尼娜决定前往叶莲娜岛度假,并就此爱上了那里。 “最初,他们没有打算像隐士那样并且过隐居的生活,”伊万解释道,“这座岛上被废弃的建筑、以前的军事结构和仓库给尼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外,岛上的景色很美——四面环水,鸟鸣清脆,陈旧的道路上盖满了落叶,而冬天时白雪皑皑。”

  之后,这家人每年夏天都会前往这座岛,直至1996年才开始决定在那里定居。最主要的原因是儿子的健康。尼古拉骑摩托车时发生了事故,昏迷了几天,醒来后他已无法说话和走路。所以,这家人觉得岛上的生活有助于他康复,于是便放弃了在陆地上的生活。从那以后,科罗尔一家成为这座1.45平方公里的岛上唯一的人类居民。他们守护着这座岛,保持岛上的清洁,也保护着那里的景观和遗产。

  起初,他们住在鲍里斯祖父留下的房子里。他曾在岛上做过电缆工,但后来这座建筑失火了,全家人不得不搬到附近一处19世纪的火药窖。这处阴暗空间的面积只有30*20米,但地窖逐渐有了这家人需要的一切,如加热炉和鲍里斯自己做的床,以及从岛上废弃建筑物中搬来的家具。成堆的书籍、一部收音机、过去的各种人工制品以及角落里的东正教雕像和鹿角等特殊物品——这一切都为这个空间增添了一种生动和永恒的感觉。

  科罗尔家族对生活毫无抱怨。“在这里,我有一个可以进行各种活动的基地,包括生物、水下考察、工程学和历史,”伊万回忆鲍里斯的话说道,“他发现岛上的生活更加舒适。与符拉迪沃斯托克相反,这里有许多事情可以做。”“住在公寓里的人都是奴隶。这是一种缓慢而确定无疑的自杀,”他声称。她的妻子也不感到无聊。“尼娜认为自己的目标是保护当地自然以及历史遗产,照顾自己的土地,”伊万解释道。

  虽然他们不关心文明,但总是会欢迎来岛上的客人。“有时,学生会帮助清理岛屿,有时还会有记者前来,”伊万回忆道,“我在那里的时候,正好有朋友前来拜访他们,他也是当地文化古迹保护协会的负责人。”然而,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来这里可能有些费事。乘车前往俄罗斯岛需要大约30分钟,然后乘船穿过狭窄的海峡或者在冬季时步行通过冰面。即使他们自己种植蔬菜,尼娜有时也会去附近的俄罗斯岛购物。现在,科罗尔一家人依靠鲍里斯和尼娜的养老金(两人均已60岁)以及尼古拉的残疾补助维持生活。

  由于岛上宁静的生活,尼古拉的健康状况逐渐得到改善——现在他可以说话(有困难)和走路(蹒跚)了。“尼古拉已经开始更频繁地前往大陆去,”伊万说,“他想要更多的社交生活,并可能找到一位妻子。”科罗尔一家与当地政府关系紧张,后者想让他们搬出非法占据的地窖,这使得一家人更频繁地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公寓居住,但他们并不打算永久搬回去。他们是岛上唯一的守护者,而当地政府则无心照顾岛上的环境,一家人常问:“如果我们不管,还有谁来照顾这座岛?”